首頁 知識園地
  您的位置:首頁>詳細內容
關鍵字搜索:
 
【倒計時7天】前往大同的旅客請注意,NEX 2019即將啟航 New
【NEX 2019】能源革命 造福人類 ——大同,不見不散
【監事長】李燦院士榮獲首屆“亞太催化成就獎”
【NEX2019】曾少軍拜見大同市長武宏文, 就能源革命高峰論壇交換意見
【NEX2019】聚首大同,共商能源革命大計
徐飆副會長參加工商聯第六聯系組赴東北調研
王惠紅副監事長與秘書處商談會員法律服務
【央地合作】天門市駐京辦副主任劉義龍到訪商會



歐盟新提案或重創中國CDM項目
作者:中國聯合商報 時間:2010-12-7 17:56:00 

1125日,歐盟委員會發布提案,要求從20131月起,全面禁止特定工業氣體減排用于歐盟排放權交易體系(EU-ETS)。該提案禁止的特定工業氣體范圍包括三氟甲烷(HFC-23)分解項目和乙二酸生產中的氧化二氮(N2O)減排項目。如果該提案最終獲得通過,將重創中國發展CDM項目。一位不愿具名的發改委官員對《中國聯合商報》表示:“這對中國發展CDM(清潔發展機制)項目不是一個好消息?!?SPAN lang=EN-US>

中國CDM之困

據悉,該提案所提及的三氟甲烷(HFC-23)是生產空調、冰箱制冷劑HCFC-22的主要副產品,是一種無毒、無嗅、無色的氣體,但是HFC-23的溫室效應要比二氧化碳高11700倍。

目前在聯合國清潔發展機制執行理事會(EB)已經批準的19HFC-23項目中,中國占11個。2007年,HFC-23項目產生的“經核準減排量”(CER)占中國CDM項目產生的CER總量曾高達96%。中國目前已經是聯合國清潔發展機制(CDM)中該類項目最大的核準減排量供應國。

目前美國由于執意拒絕強制減排承諾,不愿參與CDM項目的CER額度。目前歐盟國家是全球CDM項目的最大買家,約占全球每年CDM項目交易額80%以上。此項提案如果最終獲得歐盟27國批準,以后歐盟企業將不能從發展中國家購買HFC-23N2O項目產生的減排量用于歐盟排放權交易體系(EU-ETS)上進行交易,其對中國一些嚴重依賴CDM補貼發展的企業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中國CDM減排項目以后將面臨無法獲得減排補貼。

亞洲開發銀行高級能源和碳融資專家沈一揚對《中國聯合商報》表示:“歐盟國家是支持全球節能減排的,至于歐盟這份提案能否獲得批準還是一個未知數。如果短期內沒有通過,不排除少數歐盟國家單獨采取行動限制購買HFC-23N2O項目產生的減排量的可能性。另外以前也有締約方提出將HFC-23納入《蒙特利爾議定書》的管轄范圍,蒙特利爾議定書框架下規定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要逐漸淘汰臭氧層的溫室氣體,這個原因也會有些影響?!?SPAN lang=EN-US>

目前在國際上對于HFC-23N2O項目產生的減排量所產生的環境效益和經濟效益一直都存在爭論。歐盟國家的這一提案如果獲得通過,那么以前簽署協議的那些發展中國家相關企業的減排量的損失如何協調將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上述發改委官員表示,中國作為全球清潔發展機制項目最主要的減排量提供來源之一,如果歐盟全面禁止購買HFC-23N2O項目產生的減排量,會影響其他非歐盟國家購買HFC-23N2O項目產生的減排量的積極性。

據了解,中國巨化股份已經在聯合國成功注冊的兩期HFC-23CDM項目,估計每年減排額1000萬噸。按照目前市場價12歐元/噸來計算,那就是1.2億歐元(約合人民幣10億元以上)。對于如何分擔經濟損失,中國石油倫敦排放權交易主管愛德華認為,如果有的減排購買合同規定,買方必須購買CDM項目產生的所有減排量,不論法律是否改變,中國的減排項目方就不會有損失。如果有的買家在碳交易市場上購買了遠期合約,就可以對沖風險。沈一揚認為,發展中國家的減排項目,國際社會應該抱更扶持的態度。

注冊愈加艱難

今年87日至822日,先后有6家中國化工企業的8CDM項目收到聯合國清潔發展機制執行理事會(EB)發出的調查要求,要求企業對之前申請的CDM項目的相關數據作出解釋和澄清。這引起了中國相關部門的高度關注。

事實上,在此次中國8CDM項目被聯合國調查之前,聯合國清潔發展機制執行理事會(EB)在去年12月份的哥本哈根氣候變化大會召開前夕就已經因電價問題拒絕了10個中國企業風電CDM項目注冊,而在今年8月份聯合國清潔發展機制執行理事會第55次會議上,中國又有19個風電和水電CDM項目遭到否決。盡管否決的理由各有不同,但不可否認的是EB對中國項目的審查越來越嚴格了。

20087月開始,中國成功注冊CDM項目的比例開始下降。因為有歐盟的議員已經對中國通過注冊CDM項目每年獲利數十億美元表示出不滿并要求歐盟拿出一些限制措施。

一位內部分析人士表示,總部位于德國波恩的聯合國清潔發展機制執行理事會(EB)主要是由歐盟國家主導的,歐盟國家認為HFC-23項目擠壓了其它公共CDM項目的空間,應該把CDM的重點轉向其他領域。處于一些政治和經濟考量,歐盟這次提出此項提案。

據了解,目前在聯合國清潔發展機制執行理事會簽發的中國CDM項目中,HFC-23項目占了一半,過去幾年,中國簽發的CDM項目都是大項目,累計達千萬噸,每年有數億美元流入中國,對此,在國際氣候談判以及未來碳市場前景不明確的情況下,歐盟國家有些議員建議打壓中國的HFC-23項目,如果每年的減排量減少一半,那么中國從CDM項目中的獲利就能減少一半,歐盟就可以把這些資金投向其他亞非拉等發展中國家,歐盟也可以在這些國家之間有一個相對平衡。

而從相關機構獲得的數據顯示,目前中國注冊成功的11HFC-23項目,總共可申請CERHCFC-22共計為20.6萬噸,占去年中國HCFC-22總量還不到一半。從CDM的成本和收益的對比來看,因為CDM項目所獲收入中扣除上交國家的65%和運營成本后,最后企業所得只有總收益的15%左右,為生產HCFC-22成本的不到四分之一。中國企業不存在故意多生產HCFC-22的動機。

如果中國的HFC-23N2O項目在歐盟無法獲批準后,這將推動中國發展CDM項目方向的轉型。比如轉向農村沼氣項目等等。這對刺激中國企業研發相關節能環保技術是比較有利的。中國科學院科技政策與管理科學研究所博士后劉蘭翠和中國科學院預測科學中心吳剛說:“實施(HFC-23)此類項目只能帶來減排量上的收益,而不能帶來先進的減排技術,對促進中國可持續發展的作用也比較小,而且HFC-23減排帶來的巨大CERs收益,嚴重阻礙了中國能效項目、可再生能源項目的發展。因此,未來中國優先領域的CDM項目合作必需加大政府的宏觀調控和政策引導?!?SPAN lang=EN-US>

即使歐盟不設限,目前全球CDM項目基本上是買方市場,發展中國家企業的CDM項目沒有議價權,許多CDM項目購買單位對2012年后的市場持觀望態度,中國企業預期的收益可能會縮水。這將促使中國在發展CDM項目上的轉型。

沈一揚認為,目前氣候變化談判中無論是發達國家要求的“三可”(可測量、可報告、可核實)減排,還是發展中國家所要求的技術及資金援助,實際上現有的CDM機制對發展中國家來說正是實際可操作的實施方式。如能在未來10年內保持該機制的平穩運行,對全球溫室氣體減排真正實施,以及對所有的發展中國家減排機制的能力建設都有莫大的幫助。

 

來源:中國聯合商報
相關文章
. 應對碳交易困局,從外到內雙管齊下 (12-30)
. 低碳減排 商機乍現 (11-9)
. “CDM項目爭議與仲裁研討會” 在清華成功舉辦 (11-8)
. 關于召開“行業減排機制專題研討會”的通知 (9-22)
. 四川省首個風電場獲批為清潔發展機制項目 (6-22)
首頁 加入收藏 法律聲明 加入商會 會員專區 誠聘英才 網站地圖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6-2019 www.upxol.icu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全聯新能源商會 版權所有 京ICP備07007730號
澳门有梭哈的游戏平台 法律顧問:北京瑾瑞律師事務所 王惠紅律師